世界第一李知勋吹

hozi/澈汉/奎八/佑灰/硕宽 除了还吃一丢丢硕顺勋之外都不吃 有点cp洁癖 就是一个颓废写手 时时刻刻ooc预警orz 荣勋妈/7 算是团饭

要不要我把我写的车放在群里需要的来看呢🤔🤔🤔


USE YOUR GUN 上 (主hozi/副佑灰)

是勋勋生贺来着 我错了 我还活着

分上下发

OOC预警‼️‼️‼️‼️‼️‼️

因为写了很久还生病可能会乱一点TT

好了不多说了





🔫🔫🔫🔫🔫🔫🔫🔫🔫🔫🔫🔫🔫

(1)

天气很好,初秋太阳不大,却暖暖的,权顺荣熟练的从秘密通道爬出去,现在的他,只是一名来晨跑的普通公民。

路线和往常还是差不多,湖边——p大——公园。

应该是因为开学,p大门口的学生堵住了路,他本想换条路跑,却撞倒了人。

“还好吗?”他俯下身去,那人应该是个学生,脸看起来很可爱。

“不太好。”男孩脸整个涨红,露出来的一块脚腕已经肿起来了。

“那我送你去医院吧。”今天没什么工作,送个学生去医院这种事就不麻烦别人了。

“我还有课……”男孩尝试站起来,“嘶……”疼痛让他倒吸了口气。

“我送你去吧,你这样也上不了课吧。”他把男孩打横抱起来,医院不远,走几分钟就能到。

男孩倒是不轻,明明看起来就一小只。

“谢谢……”男孩很容易脸红,又或许是疼的。

“很严重啊,有点伤到筋骨了,建议在家休养一两个月再外出活动。”医生皮肤黑黑的,黑眼圈和眼镜也没能挡得住他的帅,“给你开点药,按时涂。”

“好,谢谢医生。”男孩说话很小声。站在门外的权顺荣也是悠闲。

“我去帮你拿药,在这里等我。”权顺荣拿走他手里的单子。

李知勋,男,19岁,p大工程学大三学生。

还真的是学生呢,权顺荣想。

“你好……请问可以帮我打个滴回学校吗?”李知勋看他表情有点严肃,很小心的闻着。

“要休养。”权顺荣拿着手里的单子挥了挥,发短信叫人开车来医院。

-十点十分再上班(10:11)

‘明浩呀,开最普通的那辆来这里〈定位〉,到了就走人,帮我把江边那套公寓收拾干净。’

“这哥还真会麻烦人……明明今天我是休假的。”徐明浩放下手里的保温杯,对着趴着没事干的李灿发牢骚。

“哥你加油,圆佑哥找我有点事。”







(2)

-The 888(10:38)

‘哥我到了,停在这里〈图片〉’

-十点十分再上班(10:38)

‘来的怎么这么晚!!!回去再说吧!你快走!’

-The 888(10:39)

‘……行。’

“诶呀!没事吧没事吧?”一个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同时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在身上。

今天是遇到瘟神了吗,我的咖啡……

徐明浩转过头去,刚想骂是谁不长眼撞到自己,害的手里的咖啡撒了一身。就看到对方无辜的眼神。啧,还是个帅小伙。黑皮肤俩虎牙,是自己的取向狙击没错了。

“没事……就是我这个衣服……”还好没穿最喜欢的那套出门。

“那你先穿我的我现在去帮你再买一件回来?”

要不是那大高个真切的眼神,徐明浩真的会以为这人在开玩笑。

“不用了,我今天还有事,下次再说吧。电话给你。”说完,把随身带着的名片递给他一张,上面还有小块咖啡渍。

“真的真的很抱歉,哪天你有空我一定登门道歉。”大高个挠了挠头,露出虎牙笑了起来。

徐明浩觉得,出来这趟也不算白来。











(3)

“住哪里?”

“学校宿舍。”

“没有租房子吗?”

“没有。前天被房东赶出来了,因为房租涨价付不起了。”

虽然直觉告诉权顺荣,这个人应该不简单,但他看到李知勋忍着委屈的表情时,直觉被抛诸脑后。

“那你先住我家吧,宿舍在山上,太远了点。”权顺荣驾车拐了个弯,准备去很久之前买的公寓。

-十点十分再上班(10:50)

‘明浩呀,哥错了,你先去帮我把这里的公寓收拾干净,也不要太干净,要看的出有人住的那种,哥爱你(ɔˆ ³(ˆ⌣ˆc)’

-The888(10:51)

‘……行,涨工资。’

“我可以问一下你是谁吗?”李知勋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今天发生事都的太奇怪了,眼前的这个人虽说也很奇怪,但却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他。

“权顺荣,在17保险上班,今天休假, 出来晨跑,就撞到了你,真的很抱歉。”权顺荣趁着等红灯的时候,从框里拿出来了包零食递过去,“知勋?可以这么叫你吧。”

“……可以。”李知勋接过零食,上面的卡通小人居然有些像权顺荣,肉脸颊眯眯眼,“去你家没关系吗?”

“家里就我一个人,你不介意就好。”权顺荣的语气很轻,可能是因为旁边坐着的人看着太过单薄,太过虚弱吧。

“谢谢你……”李知勋很认生,但是在权顺荣前面,就没有那么强烈的认生感。

“脚还疼吗?”

“还好。”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便沉默了,好像都在思索着什么。










(4)

“到了,知勋。”权顺荣先下了车,帮他开车门,用手护着他的头,一举一动,都表现出绅士感,“有什么不吃的吗?”

快到午饭时间了,外面的太阳也变得毒辣起来,虽不及前几日夏日的太阳,但也相差无几了。

“青椒和咖喱。”

-十点十分再上班(11:30)

‘明浩明浩,你没走远的话帮我买点饭菜,除了青椒和咖喱都可以TT爱你哦’

-The888(11:30)

‘……行,行,我成保姆了是吧,带回来了哪家的小靓仔?’

-十点十分再上班(11:30)

‘别误会啦,还是学生呢/////买完饭放到门口就好。’

-The888(11:31)

‘还真是……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学生,劝你善良〈抱拳〉’

-十点十分再上班(11:31)

‘哎,不是,刚认识。不说了我进屋了。’

-The888(11:31)

‘得,我去买饭。’

“知勋你随便坐吧,我去烧点水。”权顺荣把刚脱下来的鞋摆好,招呼李知勋进屋。

“好,谢谢你。”李知勋很听话的坐到了沙发上。茶几上还放着他没吃完的薯片。

要不是他心里清楚,他都要以为这就是真实的权顺荣,一个温和绅士体贴的上班族。

但是权顺荣不是。

权顺荣是名军火制造商,白手起家,和他一起的还有个全圆佑,算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了。黑市上的武器,十有八九都是他们创造的。有传闻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恶魔。

但现在看来,传闻好像不是很准。

“知勋不是本地人吧。”权顺荣把烧水壶打开,过来坐到了另一个单人沙发上。

“嗯,家离这里挺远的。”李知勋坐着有些窘迫,就拿出手机来回刷着。

可能是权顺荣注意到了,李知勋一直在看那包没吃完的薯片,他从抽屉里拿出来了包新的,“这个口味是新出的,超级好吃的,嘿嘿。”

“啊,你也喜欢这个牌子的吗?他家所有的口味我都吃过,国外限定也都买来试过,真的,都非常好吃啊!”李知勋说话的时候眼里有光,这也是他第一次对权顺荣讲这么多话。

“想不到你也喜欢啊我的天,外卖好像到了,我下楼拿一下。”权顺荣瞟了眼手机里不断蹦出来的消息,就知道一定是徐明浩在发短信骂他。

-The888(11:40)

‘我到了。’

-The888(11;42)

‘人呢?’

-The888(11:45)

‘快回我。’

-The888(11:50)

‘怎么回事啊imma!!’

他拿起手机一看,完了。权顺荣心想。这下要被这个弟弟给杀了。

“明浩呀,哥错了。”权顺荣悄悄走到徐明浩身后,他已经在楼下等很久了,天有点冷,菜从冒着白气到不温不热,需要的时间很短。

“你拿着你们的饭回去吧,我还没吃呢,以后这种事不要叫我来!真是。”虽然是外国人,但在这种情况下的韩文可要比地方出身的权顺荣还地道。

“哥真的错了,工资先找全圆佑去结吧,哥有正事要干。”权顺荣摇着手往回走。

但是几十层高的高级公寓突然停电可不是什么好事。








(5)

李知勋不太懂,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武器设计图,他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扔在办公桌上。

本来就是想上个厕所,却看到书房桌子上的那份图纸,是组织要的那份没错。

不过也好,直接拿走就回去交差了。

正当李知勋疑惑权顺荣拿个外卖怎么这么久不回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的时候,隐约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它在慢慢变得清晰。

李知勋直觉一向很准,他没有动桌子上的图纸,回到了沙发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他现在得“睡觉”。

果然,没过一会,钥匙扭动门锁的声音响起,权顺荣气喘吁吁的坐在玄关擦着汗。

初秋还是挺热的。

“嗯?怎么了?”李知勋刚“睡醒”,揉着眼睛含糊不清的说。

“电梯……停电了……”虽然还是有点喘,他起身把饭放在餐桌上,招呼李知勋过来吃饭。

说实话,李知勋还以为这次会很快被识破,要来硬的,毕竟对面可是最大的军火商。但是现在来看还是非常成功的。

明明只是知道了他有过一段恋情。

很像吗?自己和那个人。

李知勋想着,他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从模仿目标的恋人到ta床上喜欢的模样,做的多了,就有经验了。












(6)

权顺荣的那段恋情很失败,失败到差点丢了这个庞大的武器帝国。

只有全圆佑清楚那段他不太想提起来的过去。

权顺荣至今都单身也和那个人有关,听组织讲,他找的所有床伴都和那个人有很像的地方。

李知勋只不过是照着组织给的信息推测了下,那个人的性格,现在看来应该是猜对了。

那,李知勋的组织,讲起来也挺复杂的。

简单点说,就是权顺荣集团的对头。

李知勋的任务也很简单明了——拿到刚刚那份资料。出自权顺荣和全圆佑之手最新的武器设计图。

足以震惊所有涉及到武器行业的设计。

然后杀掉权顺荣。

他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完成任务,或者被组织处死。

暗杀任务执行这么多次,美男计使的也不少,但权顺荣可不是什么好捏的柿子,在他手底下死掉的杀手太多了。

连李知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很顺利的完成任务。

不过权顺荣看起来好像还没起疑心,可以慢慢来。



















(7)

“这里不是40多层吗?很累吧?”李知勋把刚刚烧的水倒在杯子里递过去。

“谢谢你~”权顺荣笑起来很可爱,像个小仓鼠,可他是老虎,握着枪的老虎。

可能是因为比较尴尬,这一餐两人都没说话。

饭后两人争执了一会谁刷碗,毫不意外是权顺荣赢了,细心的把电视和零食都准备好,叫李知勋坐沙发上就好。

说实话李知勋觉得,权顺荣的前任是因为他实在太体贴才离开的。

简直是多了个妈妈。







(8)

权顺荣洗好碗之后他们聊了聊两个人的过去,当然都是假的。

“小时候考过全校第一呢,妈妈奖励了很多零食。”但是李知勋没上过学。

“啊真好,我一直都是倒数成绩,嘿嘿。”权顺荣挠了挠头,他的确一直是倒数的成绩,但现在他是第一,当之无愧的第一。

他们又聊了很多有的没的,要不是李知勋的职业素养告诉他,权顺荣是他的任务,他真的快要沉陷于这个动物脸的男人了。

这个人太危险了。














(9)

-反应很快的眼镜(16:17)

‘权顺荣,帮我把房间气体换一下。’

-十点十分再上班(16:26)

‘非要现在吗?〈哭〉〈哭〉’

-反应很快的眼镜(16:28)

‘武器设计图还有一份在里面,你自己看着办。’

-十点十分再上班(16:28)

‘行吧……对了,那份备用件在哪里?’

-反应很快的眼镜(16:30)

‘不是你拿走说回去看看哪里还能改吗?’

-十点十分再上班(16:30)

‘靠,完了。’

虽然他没有怀疑李知勋,但那个设计图绝对是不可以给任何外人看到的。

趁着李知勋上厕所的功夫,他把文件带在手里出门,说是买日用品。

但是他忘了全圆佑住的那个基地,离这里要半小时。

那该怎么办,说自己买的时候掉沟里了吗?

李知勋坐在沙发上正无聊,想要给同事文俊辉打个电话的时候,旁边桌子上放的座机响了起来。

李知勋犹豫了一会后和录音笔一块接了起来 。

‘知勋呀,公司突然叫我去加班,可能要晚一点,你可以先睡或者等我也可以。’权顺荣说话总给人一种轻浮的感觉。

‘好,谢谢你。我会给你添很多麻烦吗?’李知勋试探性的问着,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说下去,电话那头的声音就告诉他,

‘你的话,不会。哦对,我的电话号码你记一下,1717 0615。’

李知勋借口身体不舒服要先睡一会挂断了电话,直到他把听筒放下去的那刻,权顺荣还在嘱咐他不要等自己回来,早些休息。

真的只是刚遇到一天而已,一天都不到,权顺荣真的很奇怪。

这么多年找的人都从来不让过夜,只是对着和原来恋人相似的人,来解决解决生理 需求吗。

那自己又算什么。

李知勋越想越不懂,在沙发上睡着了。熬夜制定作战计划真的废了他很大的精力,他知道权顺荣是相信自己的,所以也不用担惊受怕。

他蜷缩在不大的布沙发上,温度随着太阳的降落而变的越来越低。

他只记得自己是打喷嚏打醒的,他有很久没生过病了,这个任务结束了后要让金珉奎好好看看身体才行。

灯都没开,门口也没有鞋,权顺荣还没回来。

估计是他那面有什么急事。

对了,设计图。

桌子上的图纸不见了。估计是收起来了吧。

最坏的情况就是他现在已经找人瞄准自己,要送自己去见上帝了。













(10)

“全圆佑真是……”明明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多了解对方,被他给搅和黄了。

权顺荣也在认真的思考,是不是应该把这项技能教给谁,因为它实在太浪费时间了!

几个小时了,一箱子的气体罐只安上去了两个。

好,很好,这下等李知勋痊愈了自己都回不去。

权顺荣一着急就爱出汗,就像现在,鼻尖上的汗珠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个不停。

然后电话还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刚想骂过去,这些个小弟会不会挑时间,都快十二点了。

结果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就算是底下干活的工人,他也会把名字记上。

用他们集团独有的精准定位系统,这个号码的地址在那座公寓里。

完了,完了,是不是哪个人盯上知勋来威胁自己。

权顺荣脑子里想了不知道多少种颇为猎奇的想法后,抖抖嗖嗖的接通了电话。

‘顺荣哥,公司还没有下班吗?’李知勋的声音黏黏糊糊的,像是刚眯了一觉。

‘知勋呀对不起,我今天应该回不去了,你先休息吧,我好像记得洗手间第二个抽屉里有备用的牙刷毛巾,不介意的话睡我的房间吧。’

‘哥也早点休息,我去睡觉啦。’

‘嗯。晚安~’

权顺荣完全不清楚自己对于李知勋是什么情感。说是和那人很像吗,好像也不是很像。要说像是弟弟吗,感觉也不对。要说自己喜欢他的话,

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












(11)

“知勋呀,你那边怎么样?要是都还可以的话我应该下周过去。”电话那头是很甜美的男声。

“还好,暂时还看不出来什么。不过俊你得更小心点,看起来那个全圆佑比权顺荣更精明些。”

“好~知勋也要小心,我再去做做功课。”

“嗯。”

李知勋把手机放回去,他最惊讶的还是权顺荣这整栋房子都没有任何的检测仪或者是监控。

他很相信自己吗?李知勋这么想着,天快亮了,权顺荣还是没回来,但自己为什么会有担心的感觉?

可能是怕被识破,就是这样吧。

第一天不是很好过,他知道自己这次任务有多困难,也知道自己完好回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这只是第一天。







李知勋睡着了,睡得很沉很沉,甚至可以说这是他成为杀手之后睡的最好的一次。明明是在目标的家里。

等他醒来已经是下午了。

“知勋呀,醒了?”看不出权顺荣是通宵了,换上了居家服的他看起来还有些可爱。

“嗯……”李知勋揉了揉眼睛,头发睡得乱蓬蓬的,像是只慵懒的黑猫。

“今天要不要去逛超市?给你买点东西。”权顺荣坐在床边,替他把枕头放在背后,这样坐着舒服些。

“太麻烦你了……”因为刚起来的缘故,他本就细软的声音更加温柔,说是宝石一样的珍贵,不足为过。

“不会,给你的都不会麻烦。”要不是李知勋知道这个人是目标,他真的会沦陷在他的温柔里。

“为什么对我要这么好?”李知勋知道,这是他和权顺荣可以更进一步,取得更多信任最好的时机。

权顺荣有些沉默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他好,就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要把最好的给他才行,越深入,这种感觉越强烈。

“可能很像我弟弟吧……”他的眼神在闪躲,李知勋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嗯……那你讨厌gay吗?”

权顺荣被这个问题问蒙了,他的确是,但没想到李知勋会突然问这个。

“我要是说我是,会怎么样?”

“那我追你。”李知勋回答的干脆利落,这个样子的确像是个未经世事的小鬼,可他都快27了。

“那我再问个问题,我要是也喜欢你,我现在是你的什么?”

权顺荣说话一套一套的,李知勋居然感觉到自己耳根有点烫。

“男朋友。”








12)

权顺荣觉得自己疯了,活了二十四年,居然和一个刚认识一天的学生恋爱了。

真的疯了。

他还在犯愁怎么和全圆佑讲,李知勋就在叫他,“顺荣呀,热水怎么开?”

权顺荣跑去浴室,第一眼是李知勋肿得老高的脚背和小腿,再然后是白嫩的皮肤。

“知勋呀,腿还很疼吗?”权顺荣把水温调高,开关扭到热水那面。

“还好,不碰的话不会很疼。”

权顺荣喜欢李知勋笑起来的样子,那是是世间所有美好的代名词。

就像是现在,最纯洁的天使在冲他笑。

他开始相信一见钟情的存在了。






13)

李知勋觉得自己真的感冒了,出了浴室整个脑子都晕乎乎的,想去喝杯水,却摔倒了地上。

听到了声响的权顺荣连忙跑过来,看见满脸潮红的李知勋套着自己松垮垮的白衬衫瘫坐在地上。

禁欲快九个月的权顺荣一下子就精神了,虽然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就算确认了关系,李知勋也还是刚要成年的大学生,但他不争气的身体告诉他,可能忍不住了。

“……没事吧?刚在给你准备药来着。”权顺荣伸手把李知勋扶起来,他的体温高的要命。那人却死死地拉住他,不肯起来。

“疼……”他很怕疼,但平日执行任务的时候忍得很好,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钢铁般的超人,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不需要。

李知勋的眼角噙满了泪水,权顺荣去看他的腿,本来就肿得老高,现在瘀成紫绿色。

“哈…现在要不要再去看看医生?”权顺荣又突然清醒了,这种情况下什么情欲都没有,只想着让李知勋能快点好起来。

“不用了,帮我上点药吧……”李知勋试着站起来,这对他显然太过困难了,权顺荣把他打横抱起来,轻落在床上。

李知勋知道自己算是那个最幸运的,毕竟权顺荣已经有5年没谈恋爱了,自己一下就撞上了,毕竟是任务,真幸运啊……

他这么想着,腿上突然传来一阵痛感,权顺荣拿着药帮他敷在上面,资料上有说,他爱出汗,尤其是认真的时候。就像现在,汗又流到他鼻尖上了。

李知勋突然给权顺荣擦汗倒是吓了他一跳,手里的药差点洒,“知勋好好歇着就行了,马上就好。”

李知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去给他擦汗,完全不知道。就是看着他流汗了,伸手就要擦,对自己都没这么讲究来着。

因为他是任务,所以要更深的攻略好下手。

李知勋总是想的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权顺荣的房间里会和安心,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目标,但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温暖和自在。

他想着不要是最坏的情况。屋里有点太温暖了,李知勋有些想睡觉,再加上权顺荣轻轻的按 摩,困意来的比想象的快不少。

权顺荣能看见李知勋扑闪着的睫毛,困了的小猫格外安静,美丽,让人忍不住的怜爱。

权顺荣感觉李知勋睡着了的时候,在他有泪痣的那个眼睛旁落下了个轻吻,“晚安,知勋。”












14)

李知勋睡到了下午三点钟,其实睡久了的感觉也不太好,浑身都很酸痛。

他伸了个懒腰,刚想下床,发现自己的腿被包的严严实实的,移动有点困难。

“顺荣……有水吗?”完了,嗓子也哑了。李知勋知道自己不容易生病,但是生病了就很难康复。

运气真不好,这才第几天,万一出了什么事,死定了。

大概两分钟后,权顺荣拿着水和粥走过来,李知勋还是呆愣愣的坐着,时不时吸一下鼻子。

“知勋,吃点东西然后吃药。”他帮李知勋在身后垫了个枕头,坐着能舒服些。

“不想吃……”李知勋干这一行,刀刮过,枪子也吃过,甚至严刑拷打他都扛的过来。就偏偏不喜欢吃药。他不喜欢苦,用他的话说,生活都没这药苦。

“乖,我喂你吃。”

李知勋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的就乖乖张嘴了,感冒了本该是嘴里尝不出味道,但吃粥却有丝丝甜味。明明是咸味的粥。

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吞下去了,可能因为这个药丸不苦吧。

李知勋想过要不就这样一直待下去,他很清楚自己内心到底在想什么,他骗不了自己。

但是那又能怎么样,这次任务他和权顺荣只能活一个,他被组织处死,或者权顺荣被他杀掉。





15)

李知勋吃过药很快就睡着了,权顺荣捻手捻脚的出了房间去书房工作。

他的设计图还需要完善。

是把枪,和它特用的子弹。

精密的设计本挑不出任何问题,可权顺荣对于武器,是容不得一丁点不完美。

等他把零零散散的数据都统计好了之后,想起来还在睡梦里的李知勋。

“知勋呀,好点了吗?”他附身在李知勋耳畔轻声低语。

“嗯……”李知勋翻了个身,脑袋却正好撞到权顺荣的膝盖,“疼……”

虽然撞的不是很疼,但在这种情况下的确可以让李知勋清醒。

“晚饭有什么想要吃的吗?”权顺荣把李知勋腿抬起来,准备给他换药。

“有点想去吃烧烤……但我不太想出门。”没有任务的时候,李知勋真的是不会想着要出门,在自己家里躺着再点个外卖,一天也就那么过去了。

“我给你打包回来吧。”权顺荣说罢便去找衣服。

“啊,不用的,你随便点点外卖就好了,你一个人还要再照顾我……”

“不是说过了嘛?知勋的话,我做什么都可以的。”权顺荣套了件大衣,“等我到了拍菜单发给你,要注意看信息哦。”

“嗯。”李知勋扭过头尽量不去看权顺荣,“那能不能早点回来?我不想一个人。”

“不会让你等很久的,那我走啦。”权顺荣走过来紧紧环住他。

他希望现在这一刻可以永远停下来,他不是什么杀手,权顺荣也不是军火贩,他们就是一堆普通的情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16)

李知勋想着有了时间,给同事打个电话吧,没想到这时候那人电话却自己来了。

‘知勋呀,组织叫我提前执行任务诶。’文俊辉的声音里尽是失落。

‘不挺好吗,早点完成早点利索。’李知勋把任务重新订了一遍,要是明天有机会能出门的话,可以和内部对接一下。

‘不好呀!我要穿旗袍!!!哇真的疯了。’音量突然变大,李知勋下意识的把电话拿远了点。

‘那很惨,我还以为我的任务会难一点。’他现在更集中于工作,语气敷衍了不少。

‘和你讲我现在真的讨厌死我的目标了真的,哎,不说了,我要去试衣服了。拜拜。’

‘嗯,拜拜。’

李知勋很羡慕文俊辉,可以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想撒娇的时候也可以很自然的做出来。

他做不到,承认喜欢权顺荣这件事。

tbc

我开过的小破车我都锁上了 等这波过去了会再放出来的TT 还有就是生日贺文我只能放一点了 最近感冒发烧 衰仔得很


我还活着(跪)

可以稍微期待一下下我和鸡梨老斯的呜叽生贺联文 之后更新频率就回来辽

一如既往的还是谢谢大噶


头牌 十五章(1)

非常短小 现在开始是be结局线


















早上李知勋刚睁开眼,就看见文俊辉和他身后的一帮弟弟们站在门口。

“门神吗你们……大早上的干什么?”他本还想睡个回笼觉来着,看这个阵仗怕是玄了。


“那个……也没什么……就是……”


李灿支支吾吾的,半天也说不出来什么。


“权顺荣给你的婚礼请帖。”


夫胜宽拿走文俊辉手里的请帖,递到李知勋手里。


要结婚了啊。


“知勋,怎么这么吵……”


李硕珉从他身后出来,习惯性的将他环在怀里。瞥了下他手里拿着的信封,“怎么只有一个,我一起的话,可以吧。”


李知勋最受不住的,就是李硕珉的笑,让人拒绝不了。


“嗯。”













去这么大的婚礼要买正装啊……这么多年居然没买过一件。


李知勋拽了一下身旁李硕珉的衣角,“一块去买套正装吧。”


“好。”李硕珉亲了下他的耳垂,把头埋进他的怀里,感受他的味道和温度。


















“知勋知勋,你看这件衣服是不是超级好看?”


权顺荣把手机递过去,正在打游戏的李知勋瞟了眼,“干嘛看这个,要参加婚礼怎么的,搞这么正式。”


“对啊,穿着它参加属于我们的婚礼。”


权顺荣像是有魔力,笑眯眯的眼睛有,勾起来的嘴角有,连头顶可爱的发旋也有,让李知勋沦陷的魔力。


还有让他总是忍不住去想他的魔力。



“先生,这件很衬您的气质,而且两位一起的话可以有九折优惠。”


“知道了,我们先自己看,结账的时候再叫你。”


这件还在卖……是经典款吗。


孩子们也少几件正装吧,一起都买一下吧。


“这些,是这个尺码,还有这些,对应的尺码我都标记了。”李知勋拿着记下来的服装编号和熟记于心的各种尺码,交给睁大眼睛的营业员。


“哦对,这两件要加急,下周之前送到这个地址,其他的衣服也是一样。”



“好的先生。”














“都是知勋你出来吗,买衣服之类的。”


李硕珉提着几袋满满的零食跟在李知勋身后往停车场走。


“嗯,还有崔胜澈,但是他和尹净汉出国旅游了。”


“我们要不要也找个时间出去旅游?知勋喜欢去哪里。”


“法国。”











“诶?知勋尼喜欢法国吗?我也好喜欢呢。”权顺荣笑着环住李知勋,“明年一起去吧?”


“没时间。”李知勋还在打游戏,可能是不太方便操作,扭了扭身子。


“真的不去吗?就一个星期……”权顺荣喜欢撒娇,特别是对着李知勋撒娇。



“……好好好。”










“去完他的婚礼,就去吧。买一下机票什么的。”



“李知勋。”


李硕珉很少叫他全名。


“还在想他吗?明明我就在你面前啊。”


李知勋有些愣住了,“我……”


“对不起,刚刚情绪有点激动,走吧。”李硕珉颠了颠手里的袋子,放到后备箱里。


李知勋是真的不知道,他现在应该怎么办,他好失去了再喜欢谁的能力。他们三个好像就是被困到了怪圈里,出不去,也再进不来。




tttttbc

















再一看我的就很简陋

是文俊辉:

USE YOUR GUN

预告

2018李知勋生贺联文

hozi/佑灰 

特工AU



“这里0610文俊辉,收到请回复,over。”

“这里1122李知勋,已收到。”




这次是和 @世界第一李知勋吹 沙琪玛老师一起联文,请期待~

1122李知勋生贺联文预告
@是文俊辉

“这里0610文俊辉,收到请回复,over”

  “这里1122李知勋,已收到”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沙琪玛 没有啥特别的由来 就是喜欢吃就起了🤔

02 .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对孩子们的爱呀

03 .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不出来其实 可能很平淡的文字吧我 其他人可以评论区说一哈 我布吉岛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还行 除了喜欢写的题材变了 其他都差不太多 都是很平淡也很没逻辑😶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一点点深入那种 从很小的事可以扯到很庞大的故事线那样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好像真没有 都是一点一点 都很平庸的感觉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肉 一写我就爆炸 憋不出来

08. 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看心情和时间 有时候就灵感爆发一下子码完几千 有时候1k都要憋好久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也是看灵感 有时候就突然一下子 整个故事人物之类的都很清晰 记录下来就可以写 有时候真的是就想好久一个设定要咋搞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没吧 可能就是把写的每个人都要自己代入进去感受 就是有时候人物多或者背景大的时候我有点错乱

11 .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手机 墨者和华为自己的备忘录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吧

13. 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啥都写一下 还没有找到我最喜欢的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伊米老师吧 真的太爱了 可能或多或少有点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完全没有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
特别的话我也不清楚啥叫特别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 但是不至于特别特别爱 是爱好那样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权顺荣在这片海边长大,这里是一个还没被开发的小渔村,他跟着爷爷在这里帮着他打渔,在他十一岁生日那天,冲着从小看到现在的大海,许了个愿——他想有人能和自己说说话。

爷爷已经快要七十岁了,离了婚都又重新有了自己家庭的父母,只会每个月打钱过来,权顺荣甚至都记不太清他们的模样。权顺荣没有和其它孩子一样,去旁边的镇里上学读书。他要在家里照顾爷爷,就像当初爷爷照顾他那样。

“想说什么?”

权顺荣刚想坐下来吹吹风,海面上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披着白色长袍的男孩飘在上面,看模样应该和他自己差不多大吧。

他来回瞄着男孩,白金色的长发及腰,被随意的扎起来,还有几缕碎发被落下了;男孩很白,像是块通透的白玉。

一阵风吹来,把厚重的云层吹开,太阳光撒落下来,权顺荣不自觉的眯了下眼睛,朦胧中,男孩像极了刚下凡间一尘不染的天使。

神圣美丽,纯净到不可方物。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还行吧 顺其自然吧

20. 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不点了 感觉所有人都做了这个了🤔

不就是打一架吗 2 hozi

国庆的香港真的太可怕了 真的真的太可怕了😭😭😭
可能是这几周的唯一一次更新 还是很多考试 日测周测月考一大堆🐔8⃣活动之类的
好了每次都bb一堆 放正文辽









♡☆♡☆♡☆♡☆♡☆♡☆♡☆♡☆♡☆♡☆♡☆♡




烟灰掉到了衣服上,李知勋嫌弃的抖了抖,“权顺荣,你烟灰掉我衣服上了。”

“米亚内~”权顺荣俯下身去,带着烟草味道热气吐在李知勋耳边,“作为补偿,明天我请。”

权顺荣这个人真的很会撩,李知勋也不好奇为什么这么多妹子喜欢他了。但是自己也有点心动了是怎么回事!?

李知勋是gay,纯gay。

但是权顺荣真的不是他的菜。

真的。











李硕珉这个怂包,不知道怎么的就又被人堵了。

“啧,李硕珉你长的这么高就不能强势一点吗,真是……”李知勋赶过来的时候李硕珉已经吓得不行。,那几个混混看到了李知勋和权顺荣后拔腿就跑。

“李知勋……学长,谢谢你。”李硕珉挠了挠头,小心的抬头看向他,啊,怎么办,他好像生气了。

“知勋尼~这个小傻子应该是吓坏了。要不就不要管他咱们去后面一块……”

权顺荣搭上李知勋的背,“再抽支烟。”

李硕珉看着李知勋青一阵红一阵的脸,好像是懂了什么一样的点了点头。


“你赶快回教室去。”权顺荣的眼睛小,但是眼神很是犀利。

啊,今天也是很困难的活了下来呢。李硕珉慢慢的挪着,就看着权顺荣牵起来李知勋的手走到他们常去抽烟的那个墙角。

以讨厌skinship而出名的李知勋居然乖乖的让他牵,李硕珉开始怀疑人生。

到底做错了什么,要看到这些。

我还是个孩子,啊。












权顺荣居然谈恋爱了,和隔壁班的那个校花。

前几天还粘着自己,现在就跑去给女友忙前忙后,甚至还想戒烟。

李知勋一个人蹲在墙角点烟,李硕珉又要月考没人能找来逗。

权顺荣真的很烦人。

“我们知勋尼在想什么呢。”

权顺荣的脸突然出现在面前,打火机差点烧到手。

“啧,走路没声音吗。”

“明明是你没注意到我,很伤心的呢。”

这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李知勋已经有些厌烦了。

“嗯。”

他把打火机和还没点燃的烟放回口袋,绕开权顺荣走掉了。

权顺荣在他身后笑了笑,跟了上去。

“生气啦?”

“我生什么气。”

“我最近都不来烦你,是不是想我了?”

“呀你这个人!”

可能是被拆穿了心事,脸颊瞬间被染红,不意外的,脖子也跟着涨红。

“知勋尼害羞了呢。”权顺荣说着,又靠近了一些。

他总是不能把握好安全距离。

“太近了……”李知勋几乎是从鼻腔里哽出来的声音,小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到。

叮铃铃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在这个微妙的气氛里响了起来。

权顺荣看了看备注,是女友打来的。

“嗯,等下我就来。”

“诶,这样啊,kkkkkk,没事,等我。”

阳光照到了权顺荣身上,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温暖到畏缩在墙角的李知勋。

看着笑着的权顺荣,他一时间有些恍惚 。

但是这个笑容,不是给自己的,也不会拥有。

“知勋,我先走了。”

快走吧,陪你女友多重要呢。嘁。

“嗯。”

下次考试好好准备吧。

总不能一直留级下去嘛。

才不是为了那个大傻子。

不是。












李知勋生病了,超重的感冒。

啊西巴……明明好久没感冒了……

“权顺荣……帮我请假。”

权顺荣有起床气,这么早被电话吵起来了本来想骂过去,在看到备注的时候挠了挠脑袋,叹了口气接通。

“生病了吗?”

听着那人的声音不同于往日,多了点鼻音和刚起床时候的黏黏糊糊。

“嗯。”

权顺荣是被自己吵醒的,李知勋很清楚这一点。还有,他沙哑低沉的声音……

不过他真的不是李知勋的取向!













'叮咚~'

明明是去出差了啊……好不容易有一天能消停,真的是。

李知勋起床后就一直躺在床上了,却因为鼻塞睡不着,精神差的很。

“来——啦。怎么回来了。”

“呀,怎么是你。”

“是我不好吗?那知勋想的是谁?”

权顺荣应该是跑过来的,脸上的汗都快要滴下来。

“没事……但是你来干什么……不应该还要上学。”

他靠着门愣了一会,“你不会没请假吧。”

“知勋尼的吩咐怎么会不做,大哥呀,大哥。”

“啧,总整这些没用的。我冷,你来我家干什么啊到底。”

毕竟是穿着单薄的睡衣来开门,站了这么久,楼道里的冷风早就灌满了衣袖。

“来陪陪你呀,生病了总要有人照顾不是吗?”

权顺荣这么说着,进了屋把门关上,狭小的玄关处变得格外拥挤,两人几乎是紧贴着的状态。

可能是没站稳,权顺荣一个踉跄摔到李知勋怀里,砸的不重,但也不是很轻。

“嘶……权顺荣你s b吗,砸到我之前的伤口了。”

虽说是生气了,但是因为感冒,声音格外的奶。

“米亚内。先进去吧,这里有点……挤。”

他指了指身下,李知勋因为吃痛而弯下来的腿,正好在……权顺荣双腿中间。

“嗯……”

李知勋容易脸红。但是可能只限在权顺荣面前。

“有点乱,随便坐。”

果然,大哥还是大哥,生病了也还是大哥气质。

但是权顺荣看了一圈,房间里都是酒瓶烟头和堆放了很久的垃圾。

啧。这样下去身体不会更不好吗。

“你喝的?”

“我爸。”

“那我帮你收拾一下屋子,你再去睡一会,等下给你送药。”

“……谢谢。”

多久了呢,有人能这样的关心自己。

妈妈走了之后就没有过吧。

李知勋躺在床上,头晕晕的,睡不着觉。

稍微,把自己托付给谁也没什么不好,是吧。













“知勋~饭和药都好了。”

“嗯……知道了……”

“知勋~”

“嗯。”

“知……”

“不是说知道了吗……”

李知勋像是一只在和主人撒娇的白猫,因为不想起床向他推了一把,却软绵绵的只是触及到表面,滑了下来。

“真的不吃吗?”

一股热气扑到李知勋耳边,酥麻的感觉遍布了全身。

“吃……”

白猫害羞了。

“我喂你吃吧,起来没什么力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起床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但是他现在确实是没力气了,浑身都瘫软得很。

“嗯。”



tbc

😘

稍微休息一下

所有的文 可能要过一阵才能写了 最近很多事😔也没什么灵感写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的美眉们T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