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李知勋吹

hozi/澈汉/奎八/佑灰/硕宽 除了还吃一丢丢硕顺勋之外都不吃 有点cp洁癖 就是一个颓废写手 时时刻刻ooc预警orz 荣勋妈/7 算是团饭

再一看我的就很简陋

是文俊辉:

USE YOUR GUN

预告

2018李知勋生贺联文

hozi/佑灰 

特工AU



“这里0610文俊辉,收到请回复,over。”

“这里1122李知勋,已收到。”




这次是和 @世界第一李知勋吹 沙琪玛老师一起联文,请期待~

1122李知勋生贺联文预告
@是文俊辉

“这里0610文俊辉,收到请回复,over”

  “这里1122李知勋,已收到”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沙琪玛 没有啥特别的由来 就是喜欢吃就起了🤔

02 .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对孩子们的爱呀

03 .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不出来其实 可能很平淡的文字吧我 其他人可以评论区说一哈 我布吉岛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还行 除了喜欢写的题材变了 其他都差不太多 都是很平淡也很没逻辑😶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一点点深入那种 从很小的事可以扯到很庞大的故事线那样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好像真没有 都是一点一点 都很平庸的感觉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肉 一写我就爆炸 憋不出来

08. 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看心情和时间 有时候就灵感爆发一下子码完几千 有时候1k都要憋好久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也是看灵感 有时候就突然一下子 整个故事人物之类的都很清晰 记录下来就可以写 有时候真的是就想好久一个设定要咋搞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没吧 可能就是把写的每个人都要自己代入进去感受 就是有时候人物多或者背景大的时候我有点错乱

11 .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手机 墨者和华为自己的备忘录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吧

13. 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啥都写一下 还没有找到我最喜欢的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伊米老师吧 真的太爱了 可能或多或少有点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完全没有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
特别的话我也不清楚啥叫特别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 但是不至于特别特别爱 是爱好那样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权顺荣在这片海边长大,这里是一个还没被开发的小渔村,他跟着爷爷在这里帮着他打渔,在他十一岁生日那天,冲着从小看到现在的大海,许了个愿——他想有人能和自己说说话。

爷爷已经快要七十岁了,离了婚都又重新有了自己家庭的父母,只会每个月打钱过来,权顺荣甚至都记不太清他们的模样。权顺荣没有和其它孩子一样,去旁边的镇里上学读书。他要在家里照顾爷爷,就像当初爷爷照顾他那样。

“想说什么?”

权顺荣刚想坐下来吹吹风,海面上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披着白色长袍的男孩飘在上面,看模样应该和他自己差不多大吧。

他来回瞄着男孩,白金色的长发及腰,被随意的扎起来,还有几缕碎发被落下了;男孩很白,像是块通透的白玉。

一阵风吹来,把厚重的云层吹开,太阳光撒落下来,权顺荣不自觉的眯了下眼睛,朦胧中,男孩像极了刚下凡间一尘不染的天使。

神圣美丽,纯净到不可方物。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还行吧 顺其自然吧

20. 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不点了 感觉所有人都做了这个了🤔

不就是打一架吗 2 hozi

国庆的香港真的太可怕了 真的真的太可怕了😭😭😭
可能是这几周的唯一一次更新 还是很多考试 日测周测月考一大堆🐔8⃣活动之类的
好了每次都bb一堆 放正文辽









♡☆♡☆♡☆♡☆♡☆♡☆♡☆♡☆♡☆♡☆♡☆♡




烟灰掉到了衣服上,李知勋嫌弃的抖了抖,“权顺荣,你烟灰掉我衣服上了。”

“米亚内~”权顺荣俯下身去,带着烟草味道热气吐在李知勋耳边,“作为补偿,明天我请。”

权顺荣这个人真的很会撩,李知勋也不好奇为什么这么多妹子喜欢他了。但是自己也有点心动了是怎么回事!?

李知勋是gay,纯gay。

但是权顺荣真的不是他的菜。

真的。











李硕珉这个怂包,不知道怎么的就又被人堵了。

“啧,李硕珉你长的这么高就不能强势一点吗,真是……”李知勋赶过来的时候李硕珉已经吓得不行。,那几个混混看到了李知勋和权顺荣后拔腿就跑。

“李知勋……学长,谢谢你。”李硕珉挠了挠头,小心的抬头看向他,啊,怎么办,他好像生气了。

“知勋尼~这个小傻子应该是吓坏了。要不就不要管他咱们去后面一块……”

权顺荣搭上李知勋的背,“再抽支烟。”

李硕珉看着李知勋青一阵红一阵的脸,好像是懂了什么一样的点了点头。


“你赶快回教室去。”权顺荣的眼睛小,但是眼神很是犀利。

啊,今天也是很困难的活了下来呢。李硕珉慢慢的挪着,就看着权顺荣牵起来李知勋的手走到他们常去抽烟的那个墙角。

以讨厌skinship而出名的李知勋居然乖乖的让他牵,李硕珉开始怀疑人生。

到底做错了什么,要看到这些。

我还是个孩子,啊。












权顺荣居然谈恋爱了,和隔壁班的那个校花。

前几天还粘着自己,现在就跑去给女友忙前忙后,甚至还想戒烟。

李知勋一个人蹲在墙角点烟,李硕珉又要月考没人能找来逗。

权顺荣真的很烦人。

“我们知勋尼在想什么呢。”

权顺荣的脸突然出现在面前,打火机差点烧到手。

“啧,走路没声音吗。”

“明明是你没注意到我,很伤心的呢。”

这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李知勋已经有些厌烦了。

“嗯。”

他把打火机和还没点燃的烟放回口袋,绕开权顺荣走掉了。

权顺荣在他身后笑了笑,跟了上去。

“生气啦?”

“我生什么气。”

“我最近都不来烦你,是不是想我了?”

“呀你这个人!”

可能是被拆穿了心事,脸颊瞬间被染红,不意外的,脖子也跟着涨红。

“知勋尼害羞了呢。”权顺荣说着,又靠近了一些。

他总是不能把握好安全距离。

“太近了……”李知勋几乎是从鼻腔里哽出来的声音,小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到。

叮铃铃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在这个微妙的气氛里响了起来。

权顺荣看了看备注,是女友打来的。

“嗯,等下我就来。”

“诶,这样啊,kkkkkk,没事,等我。”

阳光照到了权顺荣身上,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温暖到畏缩在墙角的李知勋。

看着笑着的权顺荣,他一时间有些恍惚 。

但是这个笑容,不是给自己的,也不会拥有。

“知勋,我先走了。”

快走吧,陪你女友多重要呢。嘁。

“嗯。”

下次考试好好准备吧。

总不能一直留级下去嘛。

才不是为了那个大傻子。

不是。












李知勋生病了,超重的感冒。

啊西巴……明明好久没感冒了……

“权顺荣……帮我请假。”

权顺荣有起床气,这么早被电话吵起来了本来想骂过去,在看到备注的时候挠了挠脑袋,叹了口气接通。

“生病了吗?”

听着那人的声音不同于往日,多了点鼻音和刚起床时候的黏黏糊糊。

“嗯。”

权顺荣是被自己吵醒的,李知勋很清楚这一点。还有,他沙哑低沉的声音……

不过他真的不是李知勋的取向!













'叮咚~'

明明是去出差了啊……好不容易有一天能消停,真的是。

李知勋起床后就一直躺在床上了,却因为鼻塞睡不着,精神差的很。

“来——啦。怎么回来了。”

“呀,怎么是你。”

“是我不好吗?那知勋想的是谁?”

权顺荣应该是跑过来的,脸上的汗都快要滴下来。

“没事……但是你来干什么……不应该还要上学。”

他靠着门愣了一会,“你不会没请假吧。”

“知勋尼的吩咐怎么会不做,大哥呀,大哥。”

“啧,总整这些没用的。我冷,你来我家干什么啊到底。”

毕竟是穿着单薄的睡衣来开门,站了这么久,楼道里的冷风早就灌满了衣袖。

“来陪陪你呀,生病了总要有人照顾不是吗?”

权顺荣这么说着,进了屋把门关上,狭小的玄关处变得格外拥挤,两人几乎是紧贴着的状态。

可能是没站稳,权顺荣一个踉跄摔到李知勋怀里,砸的不重,但也不是很轻。

“嘶……权顺荣你s b吗,砸到我之前的伤口了。”

虽说是生气了,但是因为感冒,声音格外的奶。

“米亚内。先进去吧,这里有点……挤。”

他指了指身下,李知勋因为吃痛而弯下来的腿,正好在……权顺荣双腿中间。

“嗯……”

李知勋容易脸红。但是可能只限在权顺荣面前。

“有点乱,随便坐。”

果然,大哥还是大哥,生病了也还是大哥气质。

但是权顺荣看了一圈,房间里都是酒瓶烟头和堆放了很久的垃圾。

啧。这样下去身体不会更不好吗。

“你喝的?”

“我爸。”

“那我帮你收拾一下屋子,你再去睡一会,等下给你送药。”

“……谢谢。”

多久了呢,有人能这样的关心自己。

妈妈走了之后就没有过吧。

李知勋躺在床上,头晕晕的,睡不着觉。

稍微,把自己托付给谁也没什么不好,是吧。













“知勋~饭和药都好了。”

“嗯……知道了……”

“知勋~”

“嗯。”

“知……”

“不是说知道了吗……”

李知勋像是一只在和主人撒娇的白猫,因为不想起床向他推了一把,却软绵绵的只是触及到表面,滑了下来。

“真的不吃吗?”

一股热气扑到李知勋耳边,酥麻的感觉遍布了全身。

“吃……”

白猫害羞了。

“我喂你吃吧,起来没什么力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起床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但是他现在确实是没力气了,浑身都瘫软得很。

“嗯。”



tbc

😘

稍微休息一下

所有的文 可能要过一阵才能写了 最近很多事😔也没什么灵感写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的美眉们TTTT

不就是打一架吗(1)

再发不出去就要报警了
不良x不良设定
会有ooc



☆☆☆☆☆☆☆☆☆☆☆☆☆☆☆☆☆☆☆☆☆

“你小子再敢来,我就把你胳膊扭断。”

李知勋,惠高的学生,虽然已经十九岁了,却因为学业问题不能顺利毕业。

“呀!你这个小鬼,你还在看什么,我可是帮了你。”李知勋把自己的领带往下扯了扯,“下回可没这种好事了。”

只是路过打个水就被问题学生给打了的李硕珉,到现在还是晕乎乎的。

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打了,又不知道怎么的被一个看起来更可怕的学长给救了下来。

“……啊,谢谢学长!”李硕珉深深地鞠了个躬,还没来得及起身,就意识到自己好想是被一个很厉害的人物给救了啊——李知勋。

在这一片的学生,几乎都知道李知勋。个子不太高,虽然长相看起来是一副乖乖仔的样子,其实私下里抽烟喝jiu打架纹shen,一样不落。

“阿嚏!cao,哪个sha逼又在背后骂我。”李知勋抖了抖烟灰,轻飘飘的烟灰飘落在破旧的墙角。

他把领带好好打回去,整了整因为刚刚帮李硕珉出头而凌乱不堪的衬衫,烟头被用力戳到墙上,留下一个灰黑色的印子,掉到地上。





“啊啊啊啊顺荣欧巴!”

“哪里哪里?”

“好帅啊顺荣欧巴!”

权顺荣,范高准高三学生,刚刚办理转学手续,去家旁边的学校。长得帅性格也讨喜,在这片区的女生里都很有人气。但是就不知道为什么从高二之后就没有交过女友了,明明之前换女友的速度那么快。

“惠高……”权顺荣拿着手上的资料自言自语道,“李知勋。”




学不下去啊……反正成年了就不用再呆在这里了。

李知勋趴在桌子上,嘈杂的环境让他心烦。

“好了!安静点!今天有人转学过来。”看起来很年轻的班主任扯着嗓子喊,可惜没人理会他。

“大家好,我叫权顺荣。”

吵闹的声音却在权顺荣迈进教室的那一瞬间停止了。

“接下来一年里,好好相处吧。”

李知勋是不怎么想搭理权顺荣的,要是他没有用让人发毛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话。

也不就是小片区的老大,这一片可都是李知勋的。

李知勋还皱着眉头,最近越来越多来惹事的人,心烦死了。

直到权顺荣走到自己旁边拉开落灰的椅子坐下来时,他才回过神来。

“李知勋。”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和传闻里不太一样的家伙要叫自己的名字,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

结果权顺荣也没再说什么话,挑衅还是谄媚的都没有,转过身去开始整理书本。

真 ta 妈的是个sha bi。李知勋在心里暗暗骂着。





“老zi说没说过!说没说过!别!他 ma 的!再来!”李知勋接近疯狂的踹着躲在墙角的男生,叼着的那支烟的烟灰随着运动而飘落下来,“ma 的!敢不敢了!?”

这个剃了寸头的花臂男生身上已经到处是伤痕了,可一滴血也没流。

“不……不敢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吧。”男生哆哆嗦嗦的说着,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别人打成这样,以前可都是反过来的。

“你ta ma也别看了!过来!”李知勋看李硕珉呆愣在了原地,就扯着他的领带把他拽了过来,“这里,是我的片区,人都有我罩着,包括这个sha bi bi的衰仔。懂了吗?”

那个小混混夹着屁 gu逃跑的时候,李硕珉才被李知勋松开。

“运气真差。”李知勋把额前的碎发撩到上面去,“最近跟着点我,不……”

“那我可以跟着你吗?”

李知勋还没说完,就被墙后面伸出头来的权顺荣给打断了。

“不行。”

他掏出来裤兜里放着的烟,叼到嘴里,却发现打火机不见了。“ma 的,运气真差。”

李知勋还没反应过来,权顺荣就凑着身子过来蹲下了点,随着清脆的声音,两支烟同时被点起来了。

两个人之间就隔着一支烟的距离。

又或者,是后退了一步的距离。

“你干什么。”李知勋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往后退,权顺荣这个眯着眼睛的笑容,和外面传的倒是像。叫人心动。

“知勋呀,我帮你点了烟,可以跟着你了吗?”

“呀,不要这么叫我。”

李知勋真的是很讨厌这个人,真的是莫名其妙,自己的片区不管了跑到这里来。

“那知勋想要我怎么说?知勋尼?我们知勋尼?宝……”

“gun。”实在是不想理会他了,都说他招人喜欢,现在看来,是真的惹人烦。

李知勋把他推开,烟头被碾在脚下。

运气太差了。





“顺荣学长……我……我喜欢你!”

被小学妹突然告白了,权顺荣倒也不意外,这种事可见多了。 “所以,你向我告白是想听到什么吗?”他笑了笑,“仔细看看自己再说吧。”

学妹是没想到权顺荣会这么毒,捂着脸跑开了。

权顺荣也很困扰,就算是被说什么也无所谓,自己本来也不是什么善茬。

他拿着从李知勋那里顺来的烟,点上,放到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来朵朵烟雾。

李知勋。果然很有趣。





自从那天开始,权顺荣就真的一直跟着李知勋了,还有旁边怯生生的李硕珉。

“知勋~去吃饭吗?”

“不去。”

“知勋呀,作业写了吗?”

“没写。”

“知勋……”

“权顺荣你是不是有病?”

权顺荣巴拉巴拉的嘴停了下来,拿起来李知勋的手,放到自己胸腔的位置。

“这里可能是有病了呢,知勋感受一下?”

李知勋愣了会,脸一下红到脖子跟。

“你让我自己呆会行不行。”

可能是空气太火热了,他的嗓音有点哑哑的。

权顺荣乖乖的跑到了墙侧面,然后向李知勋眨了下眼睛。

李知勋对于刚刚的感觉是很慌的,从来没有过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知勋呀要上课了!”

“嗯,来了。”

“学长我……”

李硕珉在旁边真的觉得权顺荣要用眼神杀了自己。

看着他们往教室走,李硕珉也小跑着跟了上去。

明明就是打个水,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啊!







不想回家。

“死bi崽子今天又干嘛了!?老子不打死你!”醉醺醺的男人把酒瓶扔向刚打开门的李知勋,砸到了门框。

还剩下的半瓶jiu从破碎的瓶子里洒出来,飞溅起来的玻璃渣把李知勋的脸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印。

“我回去写作业了。”

好像是家常便饭一样,他没有做多余的反应,脱了鞋往自己房间走。

“ta/ma的给老子站住!”

李知勋停了下来,摸到门把的手滑了下来。

“sao/bi,是不是又出去做什么了?”

“我是李知勋。”

“你和你妈都一个样!”

男人又把一个jiu瓶砸到了地上,屋子里充满了烟jiu和汗液混合起来的味道。

李知勋没再理会他,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锁上。

不喜欢家里。

头牌 十四章

或许 等我用的到电脑给他搞一个合集😛
先发he结局还是be结局鸭 纠结好久还是问问你们吧😶









☆☆☆☆☆☆☆☆☆☆☆☆☆☆☆☆☆☆☆☆







权顺荣摸着不太顺滑的拍立得照片,是两个人的笑脸。李知勋不太喜欢自拍,但他却总喜欢拉着嘴上说着不要很讨厌这样子的话的知勋,用拍立得把他永远的保留下来。

这样的时光也回不去了,从照片里还能回去当时的那种心情吗?

“权顺荣?”女孩很小心的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她有些害怕阴着脸的权顺荣。

“啊,对不起,刚刚没看到你,有什么事吗?”权顺荣把桌面上的照片都一一放好,走上前去。

“也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说,要是感觉不行的话,就不要继续了,你也是,我也是。”女孩拽了拽裙角,“这样一辈子都不会幸福的。”

权顺荣又怎么能不明白,之前只顾着照顾李知勋和分公司,主公司出了这么多事居然一点都不知情,内部被重新洗牌,继母占据了一大半的力量。

还有在被监控下的李知勋。

“我也不想这样,连累了你真的很抱歉。”权顺荣叹了口气,“你要是实在不想的话我可以去试着劝一下,但是你知道,不会有用的,我们都不过是棋子罢了。”

“嗯……是啊,棋子而已。”女孩坐到了沙发上,“他现在还好吗?”

“我也不清楚了,他们没告诉我,两周了。”权顺荣摩挲着口袋里的照片,“希望有人能好好照顾他。”

“你真的不怕他恨你吗?”

“我就希望他恨我。这样就难过的人就是我,不是他。”

从高楼的玻璃窗看下去,能看到大半个城市,却看不到那个人。










“知勋呀,想好了?”尹净汉把半干的头发扎起来,拉凳子坐到李知勋面前。

“嗯,等他太久了,这次真的等不到了,不是吗?”李知勋苦笑着。至少,曾经是拥有过的吧。

李知勋只想所有人都能幸福,就够了。

“那你自己呢?”

尹净汉总是能看透他的心一样,每次都打到痛处。

“我不知道……”李知勋看着自己的手,曾经想要握住话筒,拨动吉他的手,变得多么肮脏不堪,那个愿意牵起来自己手的人,也走了。

这双手,还值得被人紧紧握住吗。












“知勋哥,去水族馆吗?”李硕珉窝在沙发上看手机,李知勋就枕在他腿上。

“好啊,什么时候?”李知勋放下手里的手机,抬头看着李硕珉。

心跳漏了一拍。最幸福的样子就是现在了吧。李硕珉心想。

“现在?”

“好。”








工作日的缘故,水族馆里人很少。

李硕珉看李知勋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就牵起了他的手,放到自己大衣兜里。

“我又不冷。”李知勋笑了笑。初秋,叶子从夏天生机勃勃的绿色,变成了现在的黄色。

“还说不冷,手都是冰的。”李硕珉握的更紧了一点。不管怎么样,他也不会弄丢他的。

“快看这个!哇,好可爱~”

“嗯。”

是权顺荣。

李知勋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怎么可以这么差,有时候自己经历的真是要比狗血剧还狗血。

权顺荣也牵起了女生的手。他知道权顺荣看到自己了。

“知勋哥你看这……”李硕珉回过头,就看到了权顺荣和他的未婚妻,和躲着他的李知勋。

“拍照吗?”李硕珉刚说完,就拉着李知勋,吻落在他脸颊的同时,快门声响了起来,“走吧,去楼上看海豹。”

“嗯。”

李硕珉这个孩子,还真是够懂他的。













“是他吗……照片里的男孩。”她把权顺荣的手甩下去,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嗯,是他。”权顺荣看着两个人刚走过去的楼梯口,看着曾像他们的他们。

“呀,你怎么回事。”

“就算说了,又能怎么样呢。”

是啊,又能怎么样呢,马上就要和这个女人结婚了,自己怎么能让他陷入危险。

“走吧,再在这里,家里又该误会了。”

'家里'。

曾经和李知勋呆过的地方,也是'家'。












“啊知勋哥你看那个海豹在鼓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硕珉还牵着李知勋的手,当时还冰凉的手,现在已经暖和了。

“嗯。”很明显的,李知勋没有看正在卖力表演的海豹。

“是因为他吗,哥。”

李硕珉还在看着海豹。

“什么因为……”李知勋还没说完,就被李硕珉突来的吻给堵住了。

“知勋哥,该往前看了。”

tbc





花街 hozi〈上〉

舞蹈老师荣x轻微自闭症勋
虽然不是很长 但是还是要分上中下kkkk
最近好多考试 要疯了 会很慢更 大噶见谅哈
mua 感谢所有喜欢我写的东西的人❤️❤️❤️







☆☆☆☆☆☆☆☆☆☆☆☆☆☆☆☆☆☆☆




悠悠扬扬的吉他和轻柔的歌声的飘散在整条街道,权顺荣刚下班,骑着自行车经过这道不太常走的路,路上行人很少,一直在飘扬的乐声却吸引了权顺荣所有的注意力。

他也不急着回家了,推着车慢慢的走,一边走一边找声音的来源。

在一处喷池边,他找到了。是一个看起来还很小的男孩,男孩闭着眼睛唱歌,时不时会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吉他。他看起来很紧张。

和其他的街头艺人不太一样,他没有一个装满零钱的吉他盒,他只是在这里安静的唱歌,权顺荣离他很远,男孩没注意到他。

他看了眼手表,打算等下再回家,反正时间还很多。

男孩长的很漂亮,黑色的发丝随着风舞动,权顺荣往前走了几步,乐声却戛然而止。

男孩往后退了几步,吉他的声音又飘扬在整条街道。

权顺荣停在原地看了一会男孩后,骑上车走了,自行车的链条好像有点坏了,咯吱咯吱的,却有些微妙的和音乐的节拍重叠。

想要再见到他。

权顺荣也不知道怎么有了这样的想法,那个男孩很特别,至少对于权顺荣来说,他是个很有吸引力的人。

以后下班都走那条路吧。

权顺荣这么想着,都没注意到锅里的菜已经糊掉了。

他手忙脚乱的收拾好,把还能吃的挑了出来,这个时候微波炉里的剩饭也热好了。一个人嘛,随便吃点就好了。







这里是城市边缘的小镇,没有繁华的高楼大厦,也没有闪烁不停的霓虹灯,没有汽车奔驰时带来的热气和呼啸声,也没有那么多社交来往。

权顺荣很喜欢在这里生活,尽管父母总劝自己回去找一份长久的工作。

今天下班比往常早,学舞蹈的孩子们今天学校加课。时间早了不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遇上那个男孩。

权顺荣想着碰碰运气,又走了那条路,街上没人,也没有乐声。

那个男孩还会不会出现了呢,权顺荣在当时那个地方找了个长椅坐下来,等着男孩。

无意间抬起头,看到了上方悬挂着的牌子,〈花街〉。

木制的牌匾颜色已经有些脱落了,但是 花街 两个字,深深地刻在破旧的牌子上。

明明这里没有花,为什么叫花街呢。权顺荣这么想着,不知不觉的竟然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染红了,权顺荣揉了揉眼睛,这条街上还是没有人,喷池的水也不再向上喷涌。

他捏了捏酸痛的肩膀,打算回家了。

还没走几步,就遇上了迎面而来的男孩。男孩有些诧异,领着吉他包的手在上面来回摩挲。

“虽然很唐突……但是,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男孩是个轻微自闭症患者。从小时候他就知道,他和别人不一样。








'知勋,怎么不去和小朋友一块玩啊。'

男孩没说话,只是不断的摸着手里皮球的表面。

'医生,这个病怎么治?'

'一般来说长大了就能好了,多关注一下孩子的感受。'

他听不懂,随身带着的皮球变成了小鸡钥匙扣。

'看他这样,指不定是个什么怪胎呢,也不搭理人。'

'那应该很好欺负吧。'

'看他的样子,和隔壁班的那个女孩是不是很像?'

'哈哈哈哈,真的很像。'

明明初中了,为什么还是不能和他们做朋友。

明明自己,很努力了。

'不开心吗?'

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眼泪已经落到了试卷上面,浸湿了一块,字迹也变得模糊。

眼前是个脸颊有些肉肉的男孩,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好胡乱的擦着眼泪,摇着头。

'和我说说的话,没关系的。'

这个男孩是特别的。

'你叫什么名字?'





“李知勋。”

权顺荣身体一僵,怎么会是李知勋。仔细一看,五官都和当年没有很大的差别。

作为一个曾经伤害过他的人,还有资格站在这里吗。

“啊……这么巧啊,你还记得我吗?权顺荣,好久没见到有点认不出来了。”权顺荣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面对李知勋,不知道怎么的,总会有一点慌张。

“嗯。”

李知勋喜欢摸吉他带子的习惯还是没改。

快十年了。

“没事我走了,我也不会再来了。这里。”还没说完,李知勋就想要往反方向走。这个地方不行了。

“知勋!等一下!”

这次愣住的人,是李知勋。

“很抱歉,但是,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没有这句话,我也好好走过来了。”

这么多年,他的病好了吗?

“我住这里,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来找我。周末的白天和工作日的晚上我有课。”权顺荣写了张纸条递给他,“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家里 ”

可能是权顺荣的表情太过真挚,李知勋接下了纸条,又或许是自己没反应过来。

李知勋背着快要比他还大的吉他跑走了。

肩膀比前些年还消瘦了。是权顺荣看错了吧。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好了,今天就上到这里。孩子们下课吧。”权顺荣拿起来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擦了下头上流下来的汗。就算都是小孩子,权顺荣对于跳舞这件事也这么认真。

权顺荣喜欢过李知勋。

李知勋,还会来吗。






他还在这里,在这个没什么人的街弹着吉他唱着歌。

或许,会有一些原因是因为自己而留下吗。一点,一点点都好。

“知……知勋……”

权顺荣是跑着过来的,天虽然不热,他还是流了不少汗。

李知勋的态度还是和刚认识那时候一样,闷。

“我可以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吗?”

也许是被权顺荣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问懵了,李知勋把手从吉他上挪了开来,“不可以。”

权顺荣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但能够再见到他,就足够满足了。就当是为了当年的不辞而别,画上一个对于自己来说不算圆满句号吧。

“那今天可以去我家吗?只是吃个饭,有些话,我想要对你说。”衣角被权顺荣揉的不成样子,“以后不会再来烦你了。”

“好。”

李知勋的话还是这么少。








'我叫权顺荣,以后有什么烦心事,可以和我说说,就不会那么难受啦。'

对于这个男孩,李知勋没有再把自己锁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因为锁开了,钥匙,可能就是他吧。


'谢谢你……'

唯独这个人,他能进来李知勋的世界。

就算是再晦暗的地方,有了光,就会亮。







tbc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我更新系统 东西都没了 文都没了 开心呢嘻嘻 下辈子才能更新了 心态崩了

TT真的很累最近 之前的那个可能要拖着了 百粉福利也会尽快搞好的(我没忘!)
拖拉机本机